【狼队】Pick up a Flower·01(西部AU,牛仔Logan/落难小少爷Scott)

标题:Pick up a Flower捡到一朵花

配对:Logan/Scott

分级:NC-17

注意:OOC及私设有,西部AU,我对那时候的历史和地理都不熟悉,就是脑补了面恶心善的Logan和病歪歪的Scott的日常相处XD~年龄差,体格差是标配w~可能是个坑~




01、


骄阳似火,天空中一丝云也看不见,荒凉的戈壁滩间时不时有蜥蜴扒拉着四条小短腿,在滚烫开裂的土地上跑动着。忽然,蜥蜴停住了动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呲溜地窜回了石缝,由于奔腾的马群而扬起的灰黄尘土由远及近,遮天蔽日。


到了常规放牧的地点,那些马三三两两的散开去寻找食物,Logan下了马,放开缰绳,让马匹自己慢悠悠地散步。Logan盘腿坐在一块石丘背阴处,沙尘粘在Logan汗涔涔的皮肤上,他也毫不在意。Logan用方巾擦了擦脸,扯开早就湿透了的衣领,他解下腰间的水囊,灌下一口已经被气温烘得温热的水,让它们润湿一下自己干涸的喉咙。接着Logan拉低了帽檐,任一小圈阴影稍微遮蔽一下快被阳光晃花的双眼。


Logan退役后继承了已故父母的小牧场——更大更繁华的那个被他同母异父的哥哥拿走了,但其实没什么关系。他长途跋涉来到所在地的时候,那一望无际的戈壁瞬间就征服了Logan疲惫的心,他可以埋葬过去,也可以用着他所精通的一切技巧,在这片陌生的荒野中观赏新的日出。


Logan用枪打退了所有对他不怀好意的人们,在此地定居。Logan精湛的技术让他不需要雇佣他人,何况那栋小房子和牧棚就是所拥有的一切,而如果Logan有什么特殊需求,也可以骑马去隔壁的小镇,他很满意这种自给自足的简单生活。


休息了一阵,Logan环顾四周,他发觉少了几头马,估计那些淘气的马犊独自前往了荒漠深处,毕竟那儿的水草更加丰美。男人吹了个呼哨,他的马打着响鼻来到他的面前,Logan驾着马前去追赶。Logan对荒漠地貌早已烂熟于心,他熟练地驱马绕过几个沙丘,当他赶着马回程时,Logan嗅到了一阵淡淡的血腥气味。


Logan对于血的味道十分敏感,他朝着气味来源处张望,远远地看到了一棵枯树,树上吊着一个人,一只秃鹰站在树枝拍打着翅膀,似乎准备美餐一顿。


男人下意识地警觉起来,虽然四周空旷一览无余,倒是不用怕什么埋伏。等Logan走得近了,他发现这个人十分眼生,肯定不是镇上的人。那人双手被粗粝的麻绳高高吊着,赤裸的上身也被死死地绑在粗壮的树干上。受伤的人的身上遍布着鞭痕,血迹斑斑,外翻的皮肉看上去触目惊心。他低垂着头,棕色鬈发被风吹得微微晃动,他闭着眼睛,口唇青紫而干裂,但面容却十分年轻。


Logan小心地用刀将麻绳割开,接住生死不知的年轻人,他轻得像一张纸片,或许还没自己接生过的牛犊重。男人将青年翻了过来,手掌按在对方胸口,他屏息着摸了好几下,才感觉到了微弱的心跳,还活着,Logan松了口气。Logan看到对方破烂的裤子和血肉模糊的双脚,猜测到这个可怜人可能是遇见了强盗,那群婊子养的人渣最喜欢拖行受害者,然后让他们在荒野里自生自灭,男人暗骂了一声,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先救人。


Logan观察了一下那些密布的鞭痕,确认那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青年的筋骨,血也已经不再流了,只在脏兮兮的皮肤上结成一层厚厚的痂。


奄奄一息的青年靠在自己怀里,Logan用自己的身体的阴影罩住了对方,赤裸部位的相贴让Logan察觉对方的体温偏低,在这炎热的天气里显然不正常。男人单手脱下自己的外套,用还算柔软的布料裹住青年裸露的肢体。年轻人紧紧闭着眼睛,面容苍白,嘴唇干裂,Logan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他正处于脱水状态。


无知觉的青年自然是不知道如何摄取水分,Logan用水囊试了几次,最后只能无力地看着男孩嘴角溢出的透明液体,和他被冲洗干净了的下巴。Logan晃了晃水囊,内里所剩无几的水敲击的闷响让他有些郁闷,他看着怀里虽然还没断气,但如果放着不管,几分钟内就很有可能死掉的年轻人,只能懊恼地哼了一声。


没有思考多久,Logan含了一口水,然后偏头将嘴贴上青年的嘴唇,Logan用舌头撬开对方干裂出血的唇瓣,将水小心地引过去。第一次他没有控制好,导致那些水差点呛进对方的气管里,弄得两人都是一脸湿漉漉的。水滴落在黄沙里,被很快吸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Logan很想撂担子不干了,不过他看到青年嘴唇被水液浸润得不那么干燥,以及年轻人血迹斑斑的脸上未脱的稚气,只能叹了口气,重新小心地重复这一动作。Logan用手臂环住男孩的颈部固定他的脑袋,绕过他脖子的手托住他的下巴,不时轻轻按压颈部肌肉帮助他的吞咽反射。


等到这一系列动作变得稍微熟练了些,Logan也不那么手忙脚乱,当他的注意力不再专注于机械的重复动作,他发现了一些端倪。青年的嘴唇因为死皮的存在显得粗糙,像是某种果实粗糙的硬壳,而Logan将舌头探入时接触到的口腔内壁则是湿润而柔软的,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可以想象,这个孩子在被粗暴对待时,是如何咬紧牙关、不肯讨饶的,Logan尊敬有骨气的人,所以他的动作更加轻柔了。


青年微弱的心跳在补充了水分之后变得更为有力,Logan按摩了一下对方被紧束而血流不畅的青紫双手,直到手指的颜色恢复正常。青年身上的伤口经过Logan简单的处理,看上去也没那么糟糕。Logan挠了挠头,犹豫了一下,然后半弯下腰,他一手环过男孩的腰背,将对方抱起,巧妙地带上马背。Logan还得安抚一下没有被别人骑过的爱马,那些小镇姑娘都没有的待遇被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脏兮兮的臭小子给得到了。


在Logan赶着马匹回去的路程中,这个年轻人一直很安静地待在Logan的怀里,他被Logan用防风毯罩了个严实,Logan一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则一直按在他的心口,感受那孩子规律的心跳。Logan知道青年虚弱得受不住快马加鞭去往城镇的颠簸,于是决定先将他带回住处,他一路都在思索,一点儿也没发现几个骑马路过的牛仔朝他们吹着口哨。


——TBC——

我喜欢伤妆登!太美味啦!

有想看的就留个回复吧,没有回复我就坑了~反正都是脑洞XDDD~


评论(52)
热度(247)
 
 
 
 
 
 
 
 
 
© 凄凉星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