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队】Dance with Wolverine与狼共舞(半狼化!Logan/Scott)01

【狼队】Dance with Wolverine与狼共舞(半狼化!Logan/Scott)

 

①我知道Wolverine的本意是狼獾,即貂熊,但还是想让狼叔化狼啦~

②本来只想写个NC17的PWP,不过估计我又会拉长战线了……

③傻白甜,有点恶搞倾向,所以私设、不科学的理论、OOC均有……

④结

 

以上OK的话请往下w~

 

* * *

 

一、

 

Logan是在学院的医务室里醒来的。

 

空气里浅淡的酒精味和其他不知名药剂的气味萦绕在Logan鼻端,如同他身上的那张散发着薰衣草柔顺剂香味的薄被一样轻柔的包裹着他。这张病床的触感学院里没人比Logan更加熟悉了,而他能察觉得出,在这只能听见医疗监视器嗡嗡作响的安静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这个人他也很熟,所以Logan下意识的戒备在苏醒的那一刻很快地消散,他重新放松了下来。一向睡姿不良的Logan罕见的没有将自己的肢体摆得四仰八叉,只是微弓身体侧躺在病床上。

 

他的右手手腕上缠着一块贴片,所以身边的仪器因为自己心率改变而“滴”地响了一声,几乎是同时,那个人的脚步声也传了过来,只是皮鞋叩在地面的声音清晰得有点过了头。Logan睁开眼睛,看到病床旁边的Scott Summers。

 

Logan自然地坐起身,被子从他赤裸的胸膛滑下,堆叠在小腹处。他靠坐在床头板上,偏过头问对方,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

 

若是以前,只要在这里醒来,Logan总是一睁眼就看见Scott,小队长的嘴唇紧紧抿着,英俊的脸上写满了不满和无奈,然后对方会一本正经地向Logan说那些他本可以避免把自己搞进医务室的失误,或者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Logan咽了几口唾沫,又舔舔嘴唇,他觉得自己的舌头在唇上干皮扫过时像一块砂纸摩擦着开裂的墙壁,这当然是错觉,因为他身上即使有伤口,也会在很快地愈合。

 

“你还好吗?”Scott端着一杯水递过来。在Logan看来,对方即使对自己满心不满,可依旧是个善解人意的绅士。

 

Logan毫不客气地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沁凉的水润湿他干燥的嘴唇,从喉管滑下去,可是舌头刮过口腔内壁时那种沙沙的质感仍然存在。

 

“还行。”Logan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一天半。”Scott道。本来他还想张嘴再说些什么,Logan都能看见对方唇缝间隐约露出的雪白齿列。Logan撇了撇嘴,做好被念叨的准备。

 

出乎他的意料,Scott迟疑了一下又把嘴巴闭上了,并没有对他进行例行的剖析。Logan有点儿疑惑地看过去,不过戴着日常墨镜的Scott表情古怪莫测,Logan注意到他的本来硬直的唇线似乎有点儿上扬。不过Logan再仔细看过去,那个人还是一脸紧绷,刚刚的笑意仿佛是自己的错觉。

 

Logan觉得后臀部有什么东西卡着自己,让他坐不稳,还有些怪异的压感。Logan略微扭动了一下腰,也没分神留意,只当是折起的枕头。医务器械嗡嗡的震响在Logan的耳道里来回作响,吵得他有点心烦意乱。

 

刚刚苏醒,却看不出一丝受伤痕迹的男人摘下手上的贴片,Logan指了一下旁边的机器,嘟囔道:“能把它关掉吗?”

 

没等Scott回话,Logan又听到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嗡鸣声突然加大,自动门打开的气声让Logan不适地揉了一下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而后捂住耳朵,但是在他颅腔里回荡的嘈杂声没有丝毫减弱。

 

穿着白大褂的Jean走了进来,她拿着一叠X光片,对Scott点点头,在看向Logan的时候表情也有点儿微妙。

 

“Logan,你感觉怎么样?”

 

“很吵。”Logan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手指却碰到了异物。

 

Logan愣了一下,把手指往上探了探,入手的触感是一片微凉柔韧带着短短绒毛的……兽类耳朵?他皱起眉头直接用双手手抓住了它们,Logan从身边金属的反光中看到了他手中的东西,它们是从自己头顶延伸出来的兽耳,在他用手掐进的时候还有刺痛,这说明确实是生长在他身上的东西:“What the FU——!”

 

Scott在Logan开始咆哮之前果断地打断了他:“你知道我们前去的是在违法研制生物武器的地下研究院,带出来的有关资料我已经交给了相关负责人。那个你……扎入你身体里让你昏迷的针剂,化验出来了含有动物基因片段,它属于某种转化因子。”

 

“啊?”Logan张着嘴巴一口气被噎在嗓子里,他几乎是叹了一声来表示自己的茫然。

 

Jean眯了眯她漂亮的眼睛,美丽的医生看上去并不惊讶:“药剂直接作用于DNA,于是你的体表逆转录出了动物的特征,我对比了基因谱,片段大部分是灰狼,有加拿大森林狼,还有一些其他亚种作为修补的成分。昏迷和发烧是因为你自身的自愈因子在抵抗转化的成分,而现在它们达到了相对的平衡……”

 

“不,该死的别跟我说原理——告诉我它们什么时候会消失!”Logan有点儿气急败坏地“张牙舞爪”,他甚至对Jean都开始大声说话。Jean看到Logan嘴里更加明显的犬齿,还有竖立起来的狼耳,她倒没有惧怕,只是怀疑Logan是不是被影响得有些犬科动物的习性。

 

“Hey,冷静点,Logan。”Scott上前一步略微侧身挡在两人之间,Jean拍了拍Scott的肩膀示意没事。

 

“转化因子的并不稳定,所以你不用担心,会代谢掉的。”Jean安慰道。

 

Logan镇定了下来,但是表情还是很纠结:“抱歉。”他反手摸了摸自己后腰一直觉得硌得慌的地方,似乎是自己下意识地让那条毛茸茸的长尾巴蜷成了一个不碍事的弧度。

 

抽了血样,记录了几个数据,Jean对Logan点头表示现在已经没事了:“有什么不舒服的要及时提出来。”

 

“除了感官加强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Logan摸了摸鼻子。

 

Scott跟在Jean的身后也走出了医务室,随着他们的离开,自动门重新合上,房间里恢复宁静。

 

Logan站起身打算回房,这时候他遇到了麻烦。狼尾从尾椎连结生长下来,当Logan站起来时它足足垂到膝弯处,Logan根本换不上他自己的牛仔裤。而不管是把尾巴塞进裤管,还是放在外面都十分的别扭。他努力了半天,裤子仍然松松的挂在他的胯部,蓬松的狼毛摩擦在Logan的皮肤上有些怪异的瘙痒,Logan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尾巴看了半天,心中闪过一个想法,他的爪子就从手背上探了出来。

 

脚步声和嗡鸣声又响了起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声音传来:“别乱来。”

 

Logan没有回头,仍然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尾巴尖,Scott看到Logan支棱在头顶的灰褐色狼耳随着声源的方向侧了一下,看样子他额外长出来的器官已经受到Logan自己的支配了。

 

Logan道:“我想看看它会不会长出来。”

 

“你最好别让自己受伤了,我们可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Scott的视线落在男人闪着冷光的钢爪上,说出的理由中规中矩。

 

Logan挑了挑眉,他还以为Scott会冷酷无情地警告他别让流出的血把地板弄脏。半晌,男人立起的狼耳变回了放松的状态,Logan放开尾巴,无奈道:“好吧。”

 

——TBC——

本来是肉文梗啦~所以要努力快点写到肉hhhh~

大狼状态的狼叔想想就萌CRY~

上篇的热度简直凄凉,这篇我估计也没人看……

复建ing~


评论(23)
热度(634)
 
 
 
 
 
 
 
 
 
© 凄凉星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