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队】Dance with Wolverine与狼共舞(半狼化!Logan/Scott)02

01


二、

 

Logan长出了兽耳和兽尾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学院,每次他出现的时候都有许多学生跑去围观。甚至还有些年龄小的孩子抑制不住好奇,趁Logan不注意偷偷地去摸一摸他的长尾。和Logan在餐厅相遇的Ororo半是玩笑地抱怨,她上课的时候每当Logan从教室窗边经过,总是会吸引学生们的目光,需要她加大音量才能赢回他们的注意。

 

对此Logan毫无负罪感,毕竟他自己都被额外长出来的兽耳和尾巴搞得焦头烂额:身上多了一部分毋庸置疑地让Logan不自在,兽耳还好,除了让他听得更清楚以外,目前没有展现没有什么坏处。但是,蓬松的大狼尾巴是个麻烦。

 

需要兼顾屁股后面多出的那一条比他想得更难些。虽然尾巴上覆有厚实的皮毛,但它依旧和自己血肉相连,可以说尾巴的皮肉部分比自己的皮肤更加敏感,撞到书桌或者被房门夹住尤其疼,这使得早已习惯疼痛的Logan都感到不爽。

 

Logan还得换一种方式来坐、卧、躺,毕竟尾巴被压住太久会因为血流不畅而发麻,那种让他牙酸的可怕感觉比他拿爪子捅自己都难受。

 

有几次和Scott例行的搏击训练,对方抓住了他的尾巴,Scott手心的热度让Logan一整天都感觉不自在,那种触感从尾椎沿着脊椎向上,让他头皮发麻,明明别的人都不会让他反应这么大,Logan对此也颇觉奇怪。

 

每次Logan想要用爪子把狼尾切掉的时候,Scott的警告就会浮上心头:“Jean和Hank还在研究,如果因为你的不耐烦破坏了什么必要条件,或许它们就不会消失了。”所以Logan只能硬生生地把爪子又收了回去,他暴躁地去Danger Room打了几队机械怪兽发泄一番,顺便适应一下自己新的平衡感官和战斗方式。

 

现在,Logan几乎所有的裤子都没法穿,而他并不想在每条裤子上面都开一个洞——即使开了洞,将自己毛茸茸的尾巴从开口处弄出来也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Logan坚决地表示,除非教授把他弄成植物人,否则他誓死不会穿上苏格兰短裙,Charles和Ororo的提议无疾而终。Jean试图在他裤子的后腰处装上拉链,这是本来算是一个好办法,但是Logan在几次拉上拉链时把他的尾巴夹住,并且还要时不时清理缠在细小拉扣的狼毛后放弃了。

 

Scott自然严厉禁止他在学院衣衫不整——Come on,说得好像他会在学生们面前露出半个屁股,绕着学院跳桑巴舞一样。

 

最后,Scott把Jean装的拉链改成了纽扣,Logan的裤子依旧没逃脱被裁剪开洞的命运,但是这至少比Logan天天烦恼把尾巴放哪好。

 

Scott敲开Logan房门时,男人正闷闷地在自己房间抽着烟。他手指间夹着雪茄,亮着的火光一明一灭,弥散的灰白烟雾很快就融合在空气里。Logan总是竖立的狼耳有些蔫蔫地耷拉着,尾巴垂在椅子上,尾巴尖儿时不时擦过地面。Scott还没进门就闻到了浓重苦涩的烟草味,他不自觉的用手扇了扇。

 

见到来人,Logan愣了一下,顺手把雪茄摁灭在烟灰缸里才开口道:“有什么事?”

 

Scott看到烟灰缸里交织成蛛网一般的烟蒂,皱了皱眉:“今天去采购,给你带了点东西。”

 

“谢了。”Logan兴致不高,敷衍地点点头接过。

 

在Scott递给他一个装着啤酒的纸袋之后,Logan转身把啤酒放进橱柜。不过Scott注意到Logan头上两只耷拉着的狼耳从男人略显蓬乱的褐发中慢慢耸立了起来,还不自觉地抖了抖,垂在Logan身后的狼尾也跟着轻轻的晃动了几下。Scott翘了翘嘴角,心下觉得有点可爱。

 

“你想笑就笑吧。”Logan背对着他直接开口道,他的声音也没带上生气的情绪。转化因子带给他了更加敏锐的五感,对于情绪的感知也比之前更加清晰。他能察觉出Scott此刻的心情不错,只当是他对自己感到可笑。

 

Scott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接着把另外一个纸袋递过去。

 

“这是?”Logan打开纸袋,里面一小瓶香波露了出来。他有些疑惑,自己的洗浴用品还都够用,不过等到他拿着瓶子定睛一看,就嘴角一抽:“Fuck you,Scott!”就知道这个小混蛋没安好心。

 

那是一瓶犬用沐浴乳,瓶子上还有一只吐着舌头的小狗图案。

 

“我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就描述了一下你的毛色。”说到“毛色”这个单词,Scott没忍住笑了一声,“你试试,这是柜员小姐推荐的,据说还能增亮……”

 

“You’re a dick,Scott。”Logan打断他的话,表情像是生嚼了一整个柠檬般皱在一起。

 

Scott挑挑眉,道:“科学证明,动物皮毛的酸碱度和人类皮肤不一样,酸碱不平衡会导致脱毛的。”

 

他用一种很正经的表情说着这一番话:“你也不想加大清洁工的工作量吧?”Logan分明从他的气息中感觉到对方已经快要笑出声。

 

Scott抿着嘴唇防止自己再刺激到Logan,如果他真的不加掩饰地笑话他,那个表情凶狠的狼人绝对要扑上来撕裂他的喉咙了。

 

纸袋里面还赠送了一把钢刷,不得不说它们其实还挺好用,Logan明显看到自己的尾巴上的皮毛变得更加柔顺鲜亮。那些调皮的小鬼头们也愈来愈喜欢偷摸自己的尾巴了,被学生们看穿其实是色厉内荏的Logan有些无奈的想。

 

这没有阻止Logan继续诅咒Scott,或者偶尔用尾巴绊倒和他擦肩而过的Scott——如果Logan察觉到对方嘲笑他了的话——虽然Scott根本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想而已。作为回报,Scott在和Logan训练的时候总是朝着那条狼尾攻击过去,可惜对方的防御越来越得心应手。

 

日常生活很快就恢复到了正轨上。

 

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刚刚和Kitty打了几轮羽毛球的Rogue觉得有些累了,她朝她的朋友挥挥手,把球拍递过去,打算到一旁休息一下。

 

Rogue向操场旁的树荫走去,那里有许多可以坐着休息的公共长椅。她眼角余光瞟到了一个了人影,那让女孩停下了脚步。

 

阳光透过树梢缝隙形成的光斑落在Logan身上,随着微风吹拂过树木,那些碎光在他身上跃动。Logan双手搭在椅背上,用着一种很放松的姿态靠坐在角落里的长椅上,他略微仰头,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但是他头顶上那一对儿灰褐色的狼耳朵却竖立着,不时朝四周转动着,似乎在留意学生们从运动场传来的动静。

 

Rogue不由自主地想到以前她家邻居养的某种大型犬,她并不知道它品种的具体名称。那只大狗每天都趴在院子门口,打着呼噜,只是它从来不松懈,一直在留意周遭的声音。Rogue给它喂过肉肠,所以Rogue路过时,它就很快站起来,朝她摇摇尾巴,汪汪叫几声。想到以前的事情,Rogue有些伤感,她抬起手,目光落在自己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心。

 

在女孩接近的时候Logan就知道了,他开口道:“Rogue?”

 

“Yes?”Rogue应道,她缓慢地走上前,坐在Logan旁边。Logan没怎么动身体,就是把霸占着长椅的尾巴移动了一下,让它往自己身边靠了一靠。

 

“怎么了?”Logan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敏锐的感官让他察觉到了很多东西。

 

“没事了。”Rogue摇摇头,垂下了眼睛。而后,她感到到那条尾巴朝她探了探,皮毛扫过她的手背时有点儿痒。

 

只要不接触Logan的皮肤,那么自己的能力就不会伤害到他,Rogue这样想着,她转过头看看还是假寐模样的Logan有些紧张。Rogue想起Logan被其他学生“袭击”时,虽然一脸嫌弃,但是从来没有躲开过,女孩犹豫了一下,摘下了手套,手掌轻轻的搭在灰色的皮毛上。

 

哨声响起的时候,Rogue站起身来看了看Logan,还坐在那里的Logan只是哼了一声让她快去。放好器材的Kitty看到Rogue回到了运动场,跑过来拉着女孩儿的手跑向集合地点。跟在她后面的Rogue微笑着跑动着。

 

带有草木清香的风吹拂着,Logan仍然悠悠闲闲地坐在那里。

 

 

——TBC——

 

想写甜甜的狼叔和甜甜的小队www~~

还有学院甜甜的日常www~

希望不要觉得无聊~

评论(17)
热度(493)
 
 
 
 
 
 
 
 
 
© 凄凉星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