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队】Dance with Wolverine与狼共舞(半狼化!Logan/Scott)05

【随缘地址: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92676-1-1.html】欢迎回复w~

01020304



五、

 

愤怒与生物天生的一种自保机制有关,那就是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在盛怒的当下,也就是战斗或逃跑反应飙升到最高点时,人们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而当火气消退以后,人们才能把事情看得比较清楚。*

 

一开始,Logan并没有把自己最近频繁的愤怒情绪当做异常情况。毕竟,多了狼耳和尾巴这件事情确实让他倍感困扰和烦躁。但就在刚才,他嗅到了John和Bobby的惊恐,以及Scott对他的戒备,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对着学生们探出的爪子,还有心里突然涌出的要把他们撕碎的冲动。

 

更加令Logan警醒的是,在那一瞬间,他是认真这样想的。

 

Logan低头望向自己的手背,他缓缓地握了下拳,潜藏在骨骼里的钢爪似乎都有些发冷。他抬眼看着Scott,对方正和身后两个调皮的男孩儿低声说了句什么。John有些不好意思般吐了下舌头,Bobby拉了下他的同伴,又瞟了Logan一眼,似乎有点儿疑惑。不过,调皮的男孩还是很快地朝Logan道歉,就飞也似地跑了。

 

Scott回头审视着面前的Logan,对方不自觉地弓起身体,面容紧绷,狼耳紧张地耸立着。或许,他们真的忽视了Logan身上的一些不为人知而又危险的变化,Scott感到一丝懊恼。

 

“Logan,”Scott率先开口道,他故作轻松地走过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我们去医务室做个检查。”

 

Logan下意识地点头,他能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同意,Scott仿佛也松了一口气,凝聚在青年身上的压力跟着消散不少——然而Scott仍然不太轻松。

 

Logan跟在Scott的身后,他盯着Scott戴着手套的手,Scott是从训练中途过来的,他穿着制服,刚刚那只按在Logan身体上的手也还戴着黑色的皮手套。男人忽然想起了对方抚摸自己尾巴的那种温热的触压感,一股莫名的情绪又在Logan身体里流窜。

 

他们的制服一向是量身定做,非常合身,Logan的视线沿着Scott线条流畅的手臂向上,滑过他的肩膀,落在对方从衣领里露出的一截脖颈。Scott的头发不算长,只是在之前的训练里弄乱了一些,显得分外柔软。

 

Scott已经嘱咐过两个男孩去找Jean,所以两人到了医务室不久,提前结束训练的Jean就从自动门走了进来。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女医生一脸严肃,她重新给Logan做了一次脑电图和CT,但是结果仍然是正常的。

 

“不是器质性的问题。大脑接受刺激后,皮下中枢所带动的一系列自主神经活动和行为表现就是你的情绪,但它们会受到大脑皮层的控制与调控。据Scott的描述,现在你包括暴怒等的情绪却已经趋向失控,虽然只是暂时性。”Jean走到两人面前说,“自主神经活动主要是通过激素调节来实现的,所以肯定和那些看似平衡了的转化因子有关。”

 

Logan觉得Jean的结论毫无意义,他感到一阵无奈,男人指了指头上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的狼耳道:“我还是想试试把它们切掉。”

 

“没有用,”Scott摇摇头,“它们是长在你身体上的,检查也表现了兽耳和兽尾的细胞与你皮肤细胞的构成一致,同样含有自愈因子,即使你强行摘除也会长出来。”

 

“再这么发展下去,我有更糟糕的预感。”Logan看了看自己的手背,现在只是情绪不稳,他就已经对学生伸出爪子恐吓,甚至产生了杀意——大概是Scott敏感地察觉到这一点,所以在那时才对他那么戒备。

 

他们那次任务中缴获的针剂,除了一小部分用于研究的母液,其余都已经被销毁。这种生物兵器的研究制作本就违法,何况因为无法平衡转化因子,大多数的实验体都基因崩溃。幸亏Logan体质强壮,并且有修复自身的变种能力,这才让结果变得可控,否则后果也堪忧。

 

X教授依据原液制作了抑制转化因子活性的药物,在这段时间内,Logan需要定时注射。每次的化验检查都能发现,Logan体内转化因子所占的比率逐渐降低,说来说去,Logan还是只能等自身代谢掉血液里的那些成分。

 

三人都沉默下来。

 

Logan嗅到了让他感觉沉闷的忧虑气息,他的喉咙发涩。男人不由自主晃动着自己的尾巴,心下有些郁闷,毕竟无法控制自己是Logan最厌恶的事情之一。

 

夜晚,Scott正想去找Logan,和他谈谈Jean提议的通过心理暗示来让Logan平静下来的建议。但是他找遍了学院,也没看见Logan的踪迹。

 

小队长站在Logan的房门前,他皱着眉头思索着,下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已经有几个路过的学生有些疑惑地看着一动不动的Scott了,Scott这才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Logan骑着机车在公路上漫无目的地游荡,黑夜的公路在他眼里毫无障碍,如果不是为其他司机着想,他甚至不需要打开车灯。

 

偏僻的乡镇人烟稀少,他拐下公路,径直开进了森林。敏锐的嗅觉告诉他,在森林深处有一座木屋,大概是猎户在狩猎季节所安置自己的场所。

 

Logan在不远处停好机车,迈着步子走到小木屋前敲了敲门。

 

褐色的木门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一个猎人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他手上还提着一杆猎枪,似乎是刚回来不久。猎人本来困惑的表情在看见Logan的瞬间变得警惕,而Logan很清楚这是为什么:Logan身上披着一件铁绿色的旧斗篷,宽大的帽子遮挡住了他的头,长长的后摆几乎把高大的男人整个人都裹了起来,这样神神秘秘的样子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人。

 

“我想借住一下。”Logan捋动一下兜帽,露出自己的脸,“我可以付钱。”

 

猎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而后哼了一声:“可以,反正我今天也不住这,不过不要告诉我你是什么逃犯之类的,我会用枪打断你的膝盖,把你交给巡警。”

 

“当然不是。”Logan笑了笑,露出森森的白牙。他从自己的皮衣里掏出了一沓钞票,递给猎户,猎人毫不客气地将它们揣进怀里,就提着枪离开了。

 

Logan关上门,将斗篷解开,狼耳朵抖动了一下,他能清楚地听到四周恢复了寂静。他深呼了一口气,那个猎人的威胁让Logan本能地想要将危险扼杀,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克制,或许真的会发生流血事件,不过流的不是Logan的血。

 

随意地将斗篷挂在椅子背后,男人解开外套,坐在椅子上,草草嚼着自己带的火腿面包。芝士沙拉酱沾在他的唇边,他伸出舌头将它舔掉了,感到了熟悉的沙沙的质感。

 

木屋不大,有些朽蚀的墙面上挂着一个悠悠走着的圆钟。一套桌椅,一张单人床,浑圆的棱边显示着它们都是手工制作的,不过床上铺着的被子有些发潮,也没有恒温的温度调节设施,完全比不上学院的住宿条件。

 

以前风餐露宿,Logan也不觉得难受,但是在舒适的学院住得久了,Logan觉得自己仿佛都被宠坏了。

 

Logan吃过简单的晚餐,稍微清理了一下自己。在学院他还能去看看电视,但在这个只能说不是家徒四壁的小木屋里,也没有娱乐设施,他就打算早点休息。四周只有树叶被风吹起的摩擦声音。

 

但是,这种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Logan的狼耳一转,就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对方走在草木丛生的林地,四周只有一轮圆月堪堪照亮森林。细碎的响声接连不断,但是那个接近这里的人走得很稳。

 

Logan太熟悉这个人的脚步声了。

 

——TBC——

 

*参考自《不愤怒的世界》

 

以后我写PWP,一定要第一句话就写他们把裤子脱了……

虽然这么说过好多次了,不过我也总是做不到OTZ~

肉梗被我拉长战线真是无奈啊~~

这章好像有点无聊,不过下一章估计他们就可以脱裤子了!!小伙伴们开心吗!!【喂

来回复吧www~


评论(33)
热度(370)
 
 
 
 
 
 
 
 
 
© 凄凉星殁 | Powered by LOFTER